多维度视角破译改革开放40年“中国奇迹”背后的密码

首页

2019-02-04

  《40年改变中国:经济学大家谈改革开放》一书由《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新望主编、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等编著,今年8月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发行。   该书通过高尚全、张维迎、许善达、魏礼群、刘胜军、许小年、刘世锦、巴曙松、郑新立等四十余位亲历者、推动者、高层智囊,对改革开放的片段回忆或宏大叙事,从40年来的经济运行方式、发展阶段转换、三农及城市化、行政体制改革、金融改革、对外开放、专项改革等方面,剖析了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和难点,对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方向、动力等作了系统研究,以新的视角探讨了新时代的改革之路。

  这40位经济学大家中,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亲身参与了分税制改革。 1985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专业研究生毕业的许善达调进财政部税务总局(财政部税务总局1988年改为国家税务局)。 此后,许善达亲身参与了1994年财税改革。

  分税制改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泛、内容最深刻、成果最显著的一次改革。

在该书所收录的访谈文章《1994年财税改革的经过和经验——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访谈录》中,许善达回顾当初的分税制改革时说:“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为调动地方和企业的积极性、保证财政收入的上缴,承包制从农村被引入解决国家和企业之间,以及中央和地方之间两个重要的财税分配问题上……承包制实施后,虽然发挥出一些短期效应,但由于其制度固有的弊端,问题很快就显现出来。 一是政府财政收入事实上比按照税法征收的收入减少了。 承包制设计的一个目的就是减轻企业负担,调动企业积极性,但由于承包合同的签订是通过企业与政府一对一谈判完成的,企业负担的减轻常常就变成了没有规则的减轻,谈得好,减得多;谈得不好,减得少。

二是造成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全面放松:如企业包贷款,贷款额度、利率高低、贷款期限等全部包含在企业与政府签订的合同里,银行只能按照合同给企业贷款,利率说多少就多少。 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政府很难随经济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

如果说价格闯关是1988年发生通货膨胀的导火索,那么承包制就不得不说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 ”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废除承包制为改革最本质的内容的分税制改革被提上日程。

  “1993年,中央决定进行财税改革。

我记得非常清楚,8月1日,到北戴河开会,参加会议的有财政部的、体改委的,我作为税务总局工作人员参加会议。

事实上,1994年财税改革的核心,针对的就是已经暴露出种种问题的承包制。 但为减少改革的争议和阻力,凝聚共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多次同参与改革的同志说,不允许你们写任何文章针对承包制,你们不要掀起一个意识形态争论,咱们就是按照废除承包制这个思路去研究方案、去推进改革,但不能打笔墨官司。 要从实际问题出发,说政府收入太少了,中央财政收入太少了,不符合市场经济机制,从这个角度宣传改革的必要性。

虽然提出不争论承包制,但在设计财税制度改革方案时已经下决心要把承包制废除。 ”许善达回顾说,“1994年财税改革时,财税部门拿出的是一个经过多年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形成的改革方案。

在方案里,我们通过增值税制度,彻底废除了国家和企业之间的承包制。 ”  1994年分税制改革废除了两个承包制,财政实现增收,中央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比重下降的局面得到扭转,成效明显。

  在许善达看来,这次改革有两个经验特别值得总结和借鉴:第一,坚持增量改革,不搞存量改革;第二,要把握住改革的方向,不去刻意追求一步到位、极其完美的改革。   譬如,对于“不去刻意追求一步到位的改革”这一经验,许善达举例说,“应该说,税务总局一开始设计的是一个相当规范的市场经济下的税制:没有营业税,无论是商品还是劳务,所有行业都征收增值税,而且是消费型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不管外资还是内资企业全部统一。

”  然而,“1993年8月,朱镕基同志在北戴河研究税制和分税制改革方案时,这两个方案都碰到了很多问题”,包括增值税抵扣、企业所得税统一、保留服务业的营业税等三方面问题。 比如关于企业所得税统一问题,“1994年以前,我国的企业所得税划分为国营企业所得税、集体企业所得税、私营企业所得税和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

这种按照经济性质划分所得税的制度,无法处理股份制企业的所得税问题,不利于公平竞争,与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不一致。 当时税务总局提出的建议是无论内资还是外资都合并成一个企业所得税。

在讨论时,对合并内资企业所得税没有分歧,但对合并内外资企业所得税有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强烈主张,如果外资企业所得税不能优于内资企业,会妨碍引进外资战略。

在这种形势下,只好先统一内资企业的所得税,内外资企业的则暂时不统一,而且还要把内资企业所得税税率设计得相对高些,连工资也不能全部在税前列支。 在内外资企业两套所得税税法下,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负水平相差一半。

”  “这三项可以说是1994年财税改革的遗留问题。 因为当时各种制约条件,没有办法按照一个正常的、规范的税制一步改革到位。 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也为税制进一步深化改革指明了方向,那就是解决好这三项遗留问题。 ”许善达认为。   “解释当下”:《中国社会变迁中的经济问题研究》。